【被她的可爱咬一口】淫乱妇女

淫乱妇女/

【乱妇女】

      作者:不详

大家好!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曹爽(爽),今年我已经47岁了,离婚已经4年了,沒有子女。我只上过初中,沒什么文化,至于我的长相就別说了,只告诉大家一句话,在初中的时候,我是全校的着名校!就连当时我们的地理老师都曾经追过我呢!
因为我长相好看,而且材也很好,后来我就想当模特,就是因为考试的时候我的文化课沒过关,最终沒考上模特大家都替我惋惜。我初中毕业以后因为不喜欢上学,就当了服务员一直到现在,我曾经在北京的菜市口百货商场服装部裏站柜台,现在下岗了。
下岗以后,我虽然有点失业保险,可那点钱勉强够我生的,我想的高级衣服、皮鞋、丝袜、内衣、化妆品……唉!沒钱!
最后我下定决心,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的贵妇人!怎么才能赚钱呢?
我想了想,除了自己这一还不算老的嫩,其他的我是一无所有了,最后我终于决定用上天赐给我的天资来达到自己的目标。
现在社会上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「要想赚钱要从孩子抓起!」我觉得很有道理,我从亲戚家借了点钱,先为自己制备了一套新衣服,又从朋友那裏借来点用过的化妆品,对着镜子打扮起来……
虽然我已经快50岁了,但因为平常注意饮食,我看起来仍然像30多岁的成熟女人。皮肤还是很白,材虽然有点臃肿了,但又肥又,两个大大的子也还算挺。尤其是我的屄毛儿,长长的,黑黑的,油亮油亮的蓬生长着,一条细细的屄缝鼓鼓的分开,像个小馒头一样!肥大的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乱颤,如果分开,你就会看到那女人最隐的地方--眼。
一直以来我就觉得自己的眼与众不同!一般女人的眼要么又黑又臭,要么又小又紧而且是毛儿,男人一看就倒胃口。可我的眼则呈着细腻的粉红色,眼的周围只长了几根的毛儿,而且眼无比,平常的时候都保持的,如果男人的大巴进来……
化妆好了以后,我把收藏了多年的几件还算好点的内衣也穿了起来。一条纯白色的连丝袜自从买来以后就沒捨得穿,整整了我15元钱哦!现在穿上觉真好。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能和这双连丝袜匹配的内,索不穿内了。黑色的已经太小了,但我沒钱买更好的,只好将就了,勉强把我两个大大的子塞进裏。
对着镜子一照,还真够挺的!最后把我用借钱买来的那套新衣服穿了起来,一黑色的女式裙套装,虽然是出口转内销的处理品,但穿在我的上自然不一样了,再对着镜子照照,这那裏是那个站柜台的服务员哦!简直就是一个重点中学的老师嘛!我又潇洒的把自己弄的大波浪的长髮甩了甩,自己都觉得看的入迷了……
我拿出事先印刷好的「招生简章」,迳直来到了某高级中学的门口。听说这是个私立学校,能到这裏来上学的,家裏都很有钱,是真正的大款学校!
我看了看,果然出入这裏的学生和其他学校的都不同,一个个都是穿着名牌!就连女学生们戴着的脚链都是足金18K的!这裏的男学生更是了得,四、五百元一件的高级衬衫,二百多块的高级名牌子,那双纯牛皮的高级皮鞋沒有400元那下得来?手上的金錶都是镶着钻石的,至少1000块哦!这些学生出来进去,直看的我眼缭乱的,反而把正经事给忘记了。
也是该我能赚钱,还沒等我散发简章,从我背后过来了几个上学的高级子弟,其中一个碰了我一下,正好把我手裏的简章弄的掉在了地上。我慌忙弯腰去捡,可沒想到因为底下的裙子实在太小,而我的又太大,裙子突然到上面去了,白色连丝袜的大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暴出来!更让人焦急的是我沒穿内,薄薄的丝袜哪裏能掩饰我的!直让后面的几个学生看了个眼!
几个坏小子顿时笑了起来!我赶忙把衣服弄好,脸通红的站在那裏。这时候从后面的四、五个学生中间走过来一个人,高高的个子,瘦猴一般,一的名牌,皮鞋发光,手上是几千元的金錶,还叼着高级香烟,留着时下正流行的长头髮,一边走过来还一边坏笑着说:「你这是幹什么的?到这裏来卖呀?哈哈哈……」
我本来很生气,可一想为了赚钱还顾及什么脸面。我微笑着对他说:「你不要开玩笑,我是某高级中学的老师,想招收几个学生,这是我的简章,你……」
还沒等我说完,那个流气的学生靠近我说:「別唬人了!高级中学的老师连条衩都买不起?你是下岗的吧?哈哈……」
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狠狠的啐了一口,转就走,后面传来几个学生的哄笑声音。
本来我想打辆出租车早点离开,可一想,口袋裏就只有10块钱了,眼看就到中午,我也饿了,还是省点钱回家再吃吧。我只好走到一条背静的小路,慢慢地往家裏走去。
正走着,忽然从后面过来一辆摩托车,就在我边停了下来,我扭头一看,车上正是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流气学生,我不理他继续往前走。这个学生又把车停在我面前,嘻嘻哈哈的对我说:「喂!聊聊?別走呀!」
我扭头说:「我不认识你!有什么好聊的!」
那个学生一边放慢车速一边和我说话:「你別装相了!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老师!」
我说:「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老师?」
他说:我凭觉就知道你不是老师,嘿嘿,老师哪有不穿衩的!
我涨红脸说:「我……我把衩洗了!……沒换的!……」
他笑着说:「少来了!说实话,你是不是骗子?」
我不说话,继续往前走。
他说:「想赚钱?还想要脸?嘿嘿……」
说完,他一边开着摩托车,一边从子口袋裏拿出一叠人民币,在我的眼前晃:「少爷我有的是钱!知道我爸爸是谁吗?说出来吓死你!北京市XX区区长XXX!」
我心裏一,想到:XXX区长我可知道,经常在电视裏面哦!
我说:「你想怎么样?」
他冷笑着说:「那就看你了!要是说实话……不就是钱嘛!嘿嘿!」
我快速的想了想:反正我一沒钱,二沒脸,豁出去了。
我停下,看了看左右沒人,小声的对他说:「我是下岗的,沒饭吃了……想招几个学生骗点钱……你……」
那个学生冷笑着看着我:「想钱容易,伺候好我,保证让你有钱!……我这人有个毛病,就喜欢老的!怎么着?玩玩?」
我说:「你说吧。」
他前后看了看沒人,对我说:「把裙子撩起来我看看前面!给你20块!」
为了钱,我豁出去了!至少20块可以让我吃点有荤腥的午饭了。
我把皮包放在地上,对着他把前面的裙子翻了起来,白色的连丝袜怎能挡着住我那生长蓬的黑亮屄毛儿呢!他当时就看呆了。
我把裙子放下,他马上从手裏的钞票中抽出20块塞给我,对我说:「要是你想开了,这些钱都是你的!」
我看了看他手裏的钞票,心中一估计,沒有300块也差不多!我一咬牙,对他说:「走!去我家。」随即上了他的摩托车。
路上他告诉我,他叫:刘飞,別人都叫他「飞哥」。
来到我家,他看了看对我说:「你这家怎么破成这样?连个电视都沒有?」
我说:「別说了!我下个月的房租还沒着落呢。」
刘飞也明白了,也不说话,把子一,出了一根搭搭的巴,然后对我说:「过来,吃吃我的巴。」
我怕把衣服弄髒了,索都掉。刘飞站在地上,让我跪在他脚下为他舔大巴。
刘飞乐着对我说道:「够味儿的吧!嘿嘿!前两天刚搞了个重点中学的女班长!……哦!……那个女班长……就他妈……我老爸……哦!……有钱,有势!……啊!……还以为……哦!……我跟她玩呢……哦!舔的好!……少爷我前脚上了她……哦!……后脚就把她给蹬了……哦!」
我一边听着刘飞的胡言乱语,一边用心地叼弄着他的巴。虽然刘飞年纪不大,可我看的出他沒少玩女人,巴头已经变成了深红色。
我叼了一会,刘飞的巴就已经完全挺起来了,刘飞把粗大的巴头让我含进嘴裏,然后低头对我说:「小时候怎么吃还记得不?」
我点了点头,刘飞继续说:「你就拿我的巴头当头好好地给我唆了唆了!」
我只含着巴头唆了起来,刘飞看着我的小嘴象吃一样紧紧的唆了着他的巴头,心裏高兴巴也爽舒服的哼哼起来……我为刘飞唆了了好半天,嘴都是唾沫,小嘴不停地狠吸着,发出「咕噜、咕噜」的响声,刘飞呲牙裂嘴的哼哼着,直叫:「爽!哦!真他妈爽!……」
我觉得刘飞的巴一阵涨大,刘飞赶忙把巴从我嘴裏拔了出来,喘着粗气说:「你的口技可真好!以前常和你老公玩这个吧?」
我浪笑着说:「飞哥,我平常沒事的时候经常用大黄瓜做练习哦!」
刘飞看了看我,突然把我从地上抱起来和我亲嘴,两条舌头互相缠绵,贪婪的吸吮着对方。
刘飞把我摆了个姿势,一条腿站在地上,一条腿蹬在床上,让我自己用双手拍打着自己肥嫩的大,一时间屋子裏「啪!啪!」的声音不断,香四溢。
刘飞一会站在床上让我为他舔巴,一会又绕到后面看着我自己玩,终于,刘飞忍不住了,往前凑合两步,大巴从后面进了我的浪屄,一下下地了起来。
我盡量地分开大腿,浑随着刘飞的上下弄而移着,两个巨大的子在空中飞舞。刘飞两只手上下忙,一会儿到我的裆裏我那又长又亮的屄毛儿,一会儿双手拿住我的大子狠狠的弄,要么就是把我的头狠狠地往下压,让我自己看着刘飞的大巴在自己的浪屄裏来回弄。
我看了一会,只见粗大的头进出着自己的浪屄,进入的时候整根大巴可以完全入,两个大巴子甚至可以拍到我的尿道口上!而出来的时候也是直到出了巴头。每一次的进出都从我的屄带出大量的水,水顺着刘飞的巴根一直流到子上。
我看的有意思,告诉刘飞:「飞哥,別按着我的脑袋了,我自己看着呢。」
刘飞把手放开,我弯着腰低头看着大巴自己,小声的数起数来:「1、2、3、4、5……35、36、37、……」
刘飞听到我自己竟然浪的报起数来,一边狠狠地着我,一边叫:「浪……浪婊子!……给……给我大声的报数!!大声嚷!!!!」
我也真的浪了起来,几乎是尖叫着大声地报着数:45!46!47!啊!哦!48……
刘飞一边着,突然用手到我的后面抠起我的眼来!我浪浪地扭着,哼哼着说:「飞哥……哦!別……哪裏好哦!」
刘飞一下子把我按在床上,让我高高的挺起,然后大巴对准我的眼狠狠地了进去!我大叫着说:「啊!……眼!哦!天呀!飞哥!亲爷爷!哦!眼!哦!」
刘飞根本不听我的,大巴快乐的在我的眼裏抽着,刘飞一边使劲地着,一边说:「沒……沒想到你的……眼真他妈的紧!熘!爽!」
说完,撒欢的在我的眼裏耕锄起来!粗大的巴完全的进眼裏,我甚至觉得已经到了我的胃口,而抽出来的时候一直出半个头,屋子都是眼噗滋!噗滋!的声音。
我一边挺着挨,一边浪浪的叫着说:「飞哥!……一会的时候您准备在那裏呀?」
刘飞一边挺着一边说:「当然是……在你的嘴裏!你把嘴张开!哦!」
刘飞说完,把大巴已经抽了出来,用手快速的撸弄着,巴头已经涨的红通通的了,我赶忙翻坐在床上,张大嘴巴,出舌头,刘飞胯在我的上,两手快速的撸弄着,突然大叫了一声:「我!!!!」
大巴头子对准我的小嘴就喷了起来!一浓浓的白色准确地喷进我的小嘴裏!我大口大口地嚥着人的!
刘飞直到自己巴变了,才大大长出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。
自从刘飞和我搞上以后,几乎每天都抽空到我这裏来玩,一次300元,当然,只要刘飞能想到的玩法我必须都要答应。有一次刘飞在我之前把自己的袜子下来,然后过他的臭脚对我说:「给我舔舔!」我只好跪在地上捧着他的臭脚舔了两个多小时。
有一次刘飞坐在床上挺立着大巴,我则半蹲着用自己的眼套弄,刘飞了一会突然对我说:「黑又亮(因为我的屄毛儿又黑又亮,所以刘飞给我起了个外号叫「黑又亮」),你的眼太幹了,你把巴舔了。」
我马上跪在刘飞面前舔巴,突然想起今天因为匆忙,在刘飞来之前沒洗眼,刘飞的巴上都是臭味儿,我刚想找个东西擦擦,刘飞突然瞪眼骂了起来:「我你妈!你以为自己是他妈淑女呀!擦什么擦!就这么给我舔!」我一句话也不敢说,马上叼起巴舔了起来。
刘飞经常带来一些国外的色影碟和我一起观赏,看到激的地方就把我按着一顿。其中有个镜头很刺激,那个男人在的时候让那个女人在下面为自己舔眼,然后自己用手撸弄着巴,在之前再享受一下女人为自己舔眼的乐趣,最后再把浓浓的进女人的嘴裏。
刘飞看着这个镜头来了神,把子一往床上一爬,一边看着色电影,一边叫我在后面为他舔眼!我直直的舔了一个下午!后来,刘飞每次之前都要先让我为他好好的地舔舔眼,然后在把进我的小嘴裏。
有了刘飞的光顾,我的生逐渐有了起色,每个月下来可以从刘飞那裏得到近5000块人民币!听说刘飞的爸爸又从区长升为副市长了,刘飞为了庆祝,特別邀请了几个朋友来到了我家。
已经是晚上4点了,我早早就把自己打扮好,高级的化妆品、高级内衣、丝袜、连衣裙。刘飞刚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告诉我要打扮的漂亮一点,还要有点趣,我说:「打扮成老师可以吗?」
刘飞说:「不太好吧?我这几个哥们可不喜欢老师。」
我说:「那打扮成护士吧?」
刘飞说:「我最讨厌进医院了。」
我说:「那空姐总可以了吧?」
刘飞说:「好呀,好呀,就打扮成空姐吧。」
刘飞为了能有趣,曾经送给我一套空姐的服装,听说是他姐姐的,我穿了起来。黑色的、黑色的衩、白色的连丝袜、再穿上空姐服,然后把头髮盘起来带好空姐的帽子,对着镜子一照,简直就是一个空姐嘛!我打开鞋柜,挑了一双黑色的高级女士皮鞋穿上,然后坐在床上静静的等着。
一会,刘飞就来了,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三个朋友,一个叫小张,一个叫小李,还有一个叫小周。这三个朋友是刘飞的铁哥们,他们的老爸也都是北京市的大头,例如,市委书长,副市长等等。
他们四个人经常在一起,所以人们都叫他们为「北京四大公子」,今天刘飞还带来个女孩,听说是他新任的女朋友叫小萍,家裏沒什么背景,可听说这个小萍不但人长的漂亮,学习还很好,已经被清华大学录取了,因为贪图刘飞的钱和势力才被他搞上手了。听刘飞说,不然还沒过,不过已经开始给他叼巴了,听说口技还可以。
我见刘飞来了,急忙笑着迎了出来:「飞哥!您来啦。」
刘飞笑着对我说:「今天给老爸祝贺,在建国大饭店摆的桌,市裏的人都来了,中央的一些人物也来了,真是让我开了眼了。」
小张说:「可不是嘛!赵部长的那个大公子开着辆宝马,看的我真眼馋!」
小李说:你还沒看见张部长的那个二公子呢!你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谁吗?
XX知道吗?就是她!」
小周说:「好了好了,別说了,咱们先乐和乐和。」
小萍对刘飞说:「飞,是不是我迴避一下?」
刘飞哈哈笑着说:迴避个!看看哥们们怎么玩的,你也学着点!」
他们5个人坐在了沙发上,我跪在刘飞的前面轻轻的拉开他的子拉链,把刘飞的巴拿了出来。小萍就坐在刘飞的旁边,看见我的作,顿时醋意大发,狠狠的用脚踢了我一下,刘飞就当沒看见。
我仍旧微笑着把刘飞的巴叼进嘴裏,不停地含弄起来,小张和小李的两根大巴也被我拿在手裏不停地撸弄着。小周在我的背后把我的衣服都了下来,只让我穿着白色的连丝袜和黑色的高根鞋,然后用手不停地着我全的嫩。
我卖力气的盡力伺候着刘飞,刘飞一边看着我,一边对小萍说:「你看看黑又亮!人家是怎么伺候爷的?谁像你呀!整天跟他妈个淑女一样!也不让!也不让!」
小萍只用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两眼,突然脸一红,对刘飞嚷到:「不就是屄嘛!今儿就让你!不过我有个条件。」
刘飞一听,来了神,忙说:「什么条件?」
小萍说:「我之前,我要让黑又亮先伺候伺候我!」
刘飞哈哈笑着说:「沒问题!」
我把刘飞的巴叼弄的硬硬的了,刘飞为了一会能小萍,现在需要先洩一次,刘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把巴从我嘴裏拔出来用手撸弄着,然后一转把他那幹瘦的对着我。我赶忙分开刘飞的仔细的舔弄着他的眼,刘飞又狠狠地撸弄了两下,一转将大巴进我的小嘴裏来了两下,然后就了。
刘飞刚完了,小周、小张、小李马上就像恶狼一样扑了过来,把我抬到床上,一根巴进我的浪屄裏,一根在眼裏,一根在我的嘴裏,三管齐下了起来。刘飞却坐在旁边对小萍说着什么悄悄话,而小萍却不时的用眼睛狠狠地盯我两眼。
我们四个人在大床上大开无遮大会,小周首先忍不住了,从眼裏拔出巴用手撸弄了两下,然后让正在我小嘴的小李去眼,小周胖乎乎的子蹲在我的脸上,然后用一只手分开自己肥肥的,出眼,另一只手仍旧撸弄着自己那短粗的巴,然后对我说:「来,舔舔眼,让我把子出来!」
我抬起头凑进他的眼舔了起来,小周浑肥直颤,突然翻过把巴在我的小嘴裏突突的把子了进来,完了以后,我还要用嘴把小周的巴唆了幹净才算完。
我侧躺在床上,小李在后面用大巴着我的眼,小张在前面用大巴着我的浪屄,两个人共同举着我一条还套着白色丝袜的大腿,奋力了起来,屋子裏尽是我们三人浪的叫声「哦!哦!」
小周也不穿衣服,就这么光着下坐在沙发上看着,而刘飞则搂着小萍亲嘴屄。突然,小周看了看小萍穿着旅游鞋的脚,又看了看躺在床上浪叫的我,对刘飞说:「飞哥!你看黑又亮那个浪样儿!咱们让她去舔小萍的臭脚怎么样?」
刘飞眼睛一亮,赶忙把小萍的一只旅游鞋了下来,扒下运袜。刘飞低头闻了闻,骂了一声:「真他妈臭!」
小萍也脸红地说:「这几天一直陪着你跑前跑后的,我哪有功夫洗脚哦!」
刘飞和小周把小萍扶到床上,小萍把臭脚一,我自张开小嘴舔起了小萍的臭脚,三个人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我耐心地把小萍的每个脚趾放进小嘴裏唆了,吮吸的滋滋有声。刘飞高兴地看着我,对小萍说:「你学学吧!这才叫真正的女人呢!」
小萍又嫉妒的看了看我。不一会,小萍就说:「我要去厕所方便一下。」说完就走了。
此时,在我背后的小李已经快到了顶点了,急忙从我眼裏拔出巴,然后蹲在我的脸上,用一只手分开眼,我急忙抬头去舔。
小李一边享受着我舔眼的乐趣,一边使劲地撸弄着自己已经红通通张大的巴,嘴裏高声地浪叫着「的!真他妈到位!
爽…哦…爽呀…黑…黑又亮…舔眼…啊…舔得好呀…啦!!
小李急忙把巴进我的小嘴裏兹出了浓浓的!小李每用手撸弄一下,就从巴头裏挤出一的,全部都挤进我的小嘴裏,让我下去了。最后,小李让我张大嘴,把巴头对准我的嘴还使劲的甩了两下才算完。
小张是三个人中最能坚持的,看到小李和小周已经都了,小张也忍不住了,从我前面翻到后面,大巴一直进眼裏了起来。我高声地浪叫着,小张也忍不住了,急忙把巴抽出来,蹲在我脸上,我只舔了几下他的眼,小张就大吼一声把巴进我的小嘴裏了。
小张、小周、和小李都已经败了火,三个人各自坐在沙发上休息。刘飞已经得的光坐在床上等着小萍,我也躺在床上休息一下。刚才的三条大枪的确把我的天昏地暗的,毕竟我已经是快50岁的人了,那禁得住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在我上折腾。
一会,小萍就回来了,看见我们的样子,她脸一红,索很潇洒地把衣服光。在场的人一看同时「哦!」了一声。
原来小萍不但长相出众而且条极好,白嫩的皮肤好像抹了一层油一样,细细的小腰,修长的大腿,两个坚挺的子好像含苞放的朵,尤其是小萍的浪屄,细细的、窄窄的,四周的屄毛儿毛茸茸的一小团剎是可,肥大的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,香四颤。
小萍走到我的面前,我刚一起,说了声:「萍姐……」小萍顺势扬手给了我一个大耳光。「啪!」立时打的我一愣。小萍啐了我一口骂到:「呸!万人的浪婊子!!你那张臭嘴舔够男人的臭眼了!!还敢喊我的名字!」
我刚想争辩一下,刘飞已经站了起来一脚把我从床上踢了下去,对我嚷到:你还敢废话!?当心老子废了你!去!给我到台上冲着外面喊三声『我是万人的浪婊子!』快他妈去!」
我还要犹豫,早有小周和小李过来把我推到台上。我只好对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叫了三声,两个人才把我推了回来。只见小萍已经爬在了床上,自己的两只手分开,出了一个又黑又臭的浪眼。
小周拉着我的左手,小李拉着我的右手,小张在后面按着我的脑袋,让我把小嘴贴在小萍的眼上好好的给小萍舔起眼来。原来小萍为了醋意,刚刚在到厕所方便的时候故意蹲大便,然后不擦就进来了,所以小萍的眼十分的臭!
我舔完了小萍的眼,刘飞笑着把小萍按在床头上,对小萍说:「宝贝,你的气也出了,这次该我上了吧?」
小萍面无表地说:「你吧。」
刘飞笑着把巴挺起来,进了小萍的浪屄裏大起来。小萍今天是处女开苞,一下下地忍受着刘飞的抽。刘飞因为刚刚已经过了,所以这次坚持得特別长,把小萍摆了好几个浪的姿势,最后还在小周等人的鼓下把小萍的眼也霸佔了。
大巴进入小萍眼的那一刻,小萍高声地惨叫了一声就昏了过去。刘飞抱着小萍肥美的玩命地眼!最后趁着小萍昏迷,还把小萍的小嘴掰开,把大巴进小嘴裏了一会才!
刘飞玩过以后,笑着对小周等人说:「哥们上吧!这可是新鲜的处女!哈哈哈!!」
小周等人像恶狼一样把小萍围起来弄着,最后小萍好像失聪一样的听话,別人让她幹什么她就幹什么。我在旁边暗暗叹息:又一个好女孩被这些公子给糟蹋了!
刘飞甚至最后还让我上场,让我躺在床上把大腿分开,两只手掰开眼,刘飞让小萍跪在地上为我舔眼!看着两个美女互相舔眼,刘飞等人又一次兴奋了!再次挺起四根大巴把小萍围住了起来……
天道循环,报应不爽。刘飞等人如此的乱,小周、小李、小张他们如此的助纣。1998年夏,刘飞的父亲——为北京市副市长的刘某,因为贪污、受贿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罪被依法逮捕。经审查,刘飞为副市长的儿子,不但受贿、索贿,而且利用他老爸的势力霸佔良家妇女、强姦妇女、逼良为娼、贪污公款、买官、卖官等数罪并罚,最终被判处有期途刑12年,小周等人也被判处有期途刑。
我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,每天都提心吊胆的,害怕警察会把我带走,后来风声过去之后,我这才放心了。让我震惊的是,原来我以为刘飞把我家当作他主要的乐场所,后来看报纸才知道,原来刘飞因为喜欢玩老女人的缘故,竟然霸佔着20几个老女人。说是老女人,其实这些都是不到50岁的女人,而且颇有姿色!
另外,刘飞这几年仅仅是利用女朋友的名义,在北京各个重点高中搜寻那些品学兼优的高中女学生,依仗着他的势力和金钱屡屡得手。几年下来,被她开苞的女孩子竟然多达上百人!一些女孩幻想着能做副市长的儿媳,不但让刘飞上手,而且还让小周等人上手,这和我也沒什么区別了。
自从刘飞伏法以后,我的生又开始成了问题,刘飞给我的那点钱已经快完了,我又开始琢磨新的目标。我已经48岁了!和刘飞往的这一年几乎每天都处于乱的状态。在我的房间裏、卫生间裏,到处都是黄色画报、黄色影碟、黄色照片(仅仅是刘飞玩我的时候拍摄的照片就多达400多张!各种的姿势,各种玩法,屄的,眼的,舔眼的,的……),甚至还有刘飞为我买的假30多根!
尤其在我的厕所裏,在大便池的旁边有一个小柜,裏面都是假。有时候我大便以后,刘飞要亲眼看着我把撅起来,用小柜裏的假捅自己的眼取乐。在我的床上更是如此,各种的多得数不过来哦。
为了赚钱,我经过考虑,决定再到外面去看看。
盛夏的夜晚,我经过一番打扮,在皮包裏装了两根特大号的假走出了家门。
我先是到建国门那边熘跶熘跶,看到有很多夜晚乘凉的人。我找了个还比较清净的座位坐下来寻找目标,忽然,在我的旁边来了两个老头,一边聊天一边乘凉。
我等了一会,实在沒有別的目标,把体转向两个老头,然后分开白色的丝袜大腿。我的裏面沒穿内,我觉得藉着微弱的灯光,两个老头应该可以看到我那白色连丝袜裏面的浪屄,可是我张了一会,两个老头竟然沒看见。
我心裏一急,看看左右沒人,索把一条大腿抬了起来!这次我的下就完全暴出来了,尤其我穿着白色的连丝袜,在黑夜裏显得格外明显。
这次两个老头注意到了,马上他们就不再聊天了,四只色眼紧紧地盯住我的裆,甚至还脖子看仔细。
我浪浪地沖两个老头一笑,两个老头小声的互相嘀咕了一会,然后慢慢的走过来,冲着我一笑说:「请问您旁边有人吗?」
我忙说:「沒人。」
两个老头一左一右坐在了我旁边,我赶忙整理好衣服坐好。
三个人呆了一会,左边的一个老头忽然凑进我小声说:「你怎么卖?」
我装傻到:「您说什么?」
那个老头冲我一笑:「想挣钱吗?別要脸。」
我只好说:「如果想看看,一次给20,想一次给50,要是想抠抠的话,沒有80是不行的,要是开房,我可以给你们优惠点,两个一起上的话给我200吧。」
两个老头又凑到一起嘀咕了一下,其中一个老头对我说:「您等会可以吗?
我们回家拿钱去!」
我点了点头说:」要快点哦。」
两个老头小跑的走了。沒过15分钟,两个老头回来了,看见我还坐在那裏高兴地说:「您等久了。」
我笑着说:「沒什么。」
我呆了一会说:这裏人太多,在这裏卖不方便,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吧。」
两个老头点头。其中一个老头说:「不如到北海公裏去,那裏地方大,隐蔽的地方很多!」我们都同意了。
我们在北海公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,两个老头又和我商量一下价格的问题,最后我们达成协议:连带抠给80,我帮他们含含巴再一下一共给200。
商量好价格以后,两个老头开始上手了,四只大手在我上了起来。我的两个大子被两个老头又又掐的,底下的连丝袜早就被褪了下来。我的一条大腿放在地下,一条大腿搭在椅子背上,我的头躺在一个老头的腿上。那个老头顺势把子褪下一半,出了一根老巴,然后把巴头塞进我的小嘴裏让我给他舔着。
另一个老头坐在另一端,用三根手指不停地抽着我的浪屄,弄的我水直流!
我拼命地唆了着那个老头的巴,无奈老头年纪大了,巴不容易挺起来,唆了了半天还是半硬的。
老头好像也很着急,紧张地用手着我的大子,后来还是不行,老头对我说:「好姐姐,你舔舔我的眼,我的巴就能起来了!」
我笑着说:「舔眼沒关系,可钱……?」
老头急忙说:「只要你真的舔,你说加多少吧?」
我想了想:「给加100元吧。」
两个老头互相递了一下眼色说:「沒问题!
那个老头连忙起来,把我的头放在椅子上,然后一边撸弄着自己的巴,一边分开老直接坐在了我的脸上,我张开小嘴出舌头为他舔眼。那个老头果然一会就把巴挺硬了,嘴裏还话连篇的说:「老汉我了一辈子连做梦都想让个闺女给我舔眼!本以为今生是沒戏了,可沒想到,老了老了,倒风流了一次!这个小姐舔的我真爽!」
另一个老头一边用手抠着我的屄一边笑着说:「一会你也抠抠!这个浪屄,水真他妈的多!弄的我都了!」
巴已经挺起的那个老头,直到让我把他的眼舔美了,才站起来对我说:张着嘴!
我把嘴张开,那个老头撅着把巴进我的嘴裏,然后了起来,我也把小嘴拢起来当屄使。老头勐了两下,一会就在我的小嘴裏把出来了,说是,其实也就是点煳煳的水罢了。这个老头完了,先坐在椅子上好好地喘了会气,然后再和那个老头换了位置。
大家玩了2个多小时,两个老头都了,我穿好袜子整理好衣服大家结帐,我算了算,抠80,舔眼100,嘴裏40,屄200。一共是420元,两个老头是840元。
两个老头也痛快,一共给了我900元,我要找他们钱,他们说別找了,你陪我们两个老汉聊聊天得了。我说:「好呀?您想聊什么?」
两个老头笑着说:「当然是那方面的了。」
我心理说:真他妈变态!巴挺不起来了,还想嘴上过瘾!可又一想:既然人家出手那么大方,说点话也沒什么。
我浪笑着说:「沒问题!您想听什么?」
一个老头笑着说:「想听点刺激的!越越好!」
我想了想说:「大巴浪屄的事儿怎么样?」
老头赶忙说:「好呀!说!说!」
我笑着说:「以前我有个相好的,经常来到我家裏来屄玩,他的巴那么粗,那么长,前面的那个巴头跟个大一样,两个大子儿像个大铅球!巴水特多!我好歹叼叼就能流出一勺巴水儿!」
一个老头忙说:「那他是怎么你的?」
我浪笑着说:「那样可多了!他先让我摆几个挨的姿势,他选一个好看的,然后让我叼大巴,把巴水儿吃饱了,然后让我往那床上一撅,眼子朝天!大浪屄沖地!他用大巴我,那个爽哦!」
老头忙问:「你眼吗?」
我浪笑着说:「怎么不?当然是先过了浪屄的瘾以后再眼了!大巴头子进眼裏『扑哧!扑哧!』的!真爽死人了!每50下就叫一轮,然后我要用嘴唆了大巴,然后再!」
老头紧张的问:「那的时候你舔眼了吗?」
我浪笑着说:「舔眼那是常事儿!沒之前先舔一通眼,完之后再舔一次,的时候更要伺候好,舔眼那是经常的!」
两个老头听到这裏哆嗦着都说不出话来了,我只顾自己瞎说了,根本沒留心两个老头,一看他们那个样子,吓的我赶忙起来走了,要是两个老头真有点什么事,我这可是谋杀哦,所以我赶快跑了。
回到家以后,我回想一下今天晚上的事,真有意思,弄两个老头还了一次,不过我的目的就是挣钱沒钱就沒饭吃哦。
转天我起床看报纸,有两条消息让我震惊:昨天晚上在北海公发现两个老头的尸体,皆因为中风而死!
正在监狱服刑的刘飞,突然爆发滋病综合症而死!刘飞的爸爸因为神刺激,竟然变成了神经病!
我害怕自己得了滋病,赶忙到医院检查了一下,最后结果呈,沒得滋病值得庆祝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夜书阁 » 【被她的可爱咬一口】淫乱妇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