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十堰日报】被强奸和鸡奸的村妇

被强奸和鸡奸的村妇/


去年5 月的时候,舅舅新开了一家餐馆,委托我到镇上的劳务市场招几个服务员。镇上的劳务市场并不是很大,人也不多,大多是一些农閑时准备打临工的人,我转了几圈,并沒有看见合适的人选。服务员吗主要是要招小姐,可是这里的丫头不是太难看就是老的可以当我妈了,当我正准备明天来碰碰运气的时候,突然发现在角落里有一个材和长相都不错的姑娘,仔细看看大约已经有25、6岁了,当服务员虽然大了点,总也胜于沒有吧。我上前问她是不是想找个工作,她看上去是第一次外出打工,有点怯生生地点了点头。这时我看见她的材和秀丽的容貌突然有了种新的想法,于是我并沒有说出我的真实意图,只是慌称开了家服装店,需要一个人站柜台。她看我斯斯文文的样子,有了点信任,便问我一个月能给她多少钱,我说:“一个月基本工资400元,管吃住,如果生意好的话,还可以拿到提成。”在我们这个经济并不算发达的地方,能出到这个价钱已经是很优厚了。果然我看见她眼睛一亮,神色中有种抑制不住的兴奋。她答应马上就跟我去服装店看看。在过去的路上,我看看天色已近傍晚,就建议抄一条近路,翻过前面的一道小山梁就可以到了,她想也沒想就答应了。在那道山梁的小树丛中有一个废弃的国民党时期修建的小碉堡,小时候我就经常在这里捉迷藏。路上我挑了些有趣的话题和她閑聊,了解到她姓刘,今年27岁,是临近省份一个贫穷小山村里的人。我对她说:“你比我还大2 岁,我以后就叫你刘嫂了。”她笑着答应了。看看离那个小碉堡只有十几步远了,四周静悄悄的,一个人也沒有,我突然一把勒住勒她的脖子,用小水果刀在她的面前比划勒两下,恶狠狠地说:“不许出声,否则一刀宰了你。”她吓的容失色,惊惶地说:“你不是要找一个站柜台的吗?你骗人!我沒钱,再步放手,我就要喊了。”我把锋利的刀锋在她的脸上来回地划,威胁着说:“敢喊,就让你变成大脸,一辈子沒脸见人。”我一面说,一面劫持着她走向那个小碉堡。碉堡里又小又黑,里面有一潮难闻的气息。一进入小碉堡,我就放开了她,说:“只要你老老实实地让我玩上一回就放了你,不然家里人就得给你准备骨灰盒了。”到了这步田地,刘嫂只能按我说的办了,她慢慢地去了上衣和长,双手护在前。我走上前去,拉开她的双手,把她的一对肥大的子握在手里使劲地搓着。我把她下的衣服铺在地上,让她躺在上面,分开双腿,然后便压了上去。这哪里象十在强,简直就是一对人在偷,一切都在无声中进行。她显然是生过孩子,道很宽,进去一点也不费劲,稍一用力,便已直沒至根,并不是很舒服。好在她的水很多,只了几下,水便涌了出来。我这个人有个特別的嗜好,就是很喜欢闻女人的臭袜子味,我一面强着她,一面下她脚上的布鞋,把她穿着白色棉袜的脚凑到鼻子前闻着。这个少妇罪起码有好几天沒换过袜子了,袜底部已被脚汗染成了黄褐色,一浓重的恶臭直沖进我的鼻孔。简直太妙了,这是我最喜欢闻的气味,我贪婪地使劲地嗅着那恶臭,兴奋地无以复加。下的刘嫂压抑不住地着,肥大的部不住地扭,配合着我的抽送。虽然趴在她的子上,但是用力地抽送,还是使两个膝盖不住地摩擦着地面,很不舒服,于是我让她跪在自己的包袱上,来了个背后。还別说,在后面女人更爽,不但进去的更深,也更加省力。不一会儿,我已渐渐地不足于她宽松的道了,于是在她的眼上抹了好多口水,在她还沒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头已顶在她的菊门上,狠狠地了进去。她哎呀了一声,哭叫着说:“疼死我了,你搞错了,快点拔出来。”我双手按住她不住挣扎地大,使劲地往里,紧窄地眼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和快。俗话说“三个扁不如一个圆”,干女人的眼,不但异常的舒服,还有一种难得的对女人征服的自豪。刘嫂不住的哀求,看得出她从未和人过,我都能觉到她由于疼痛和不适而産生地颤抖。我可顾不了那麽多,只管把粗大的家伙一点一点地硬挤进了她的门中。真的好爽,整根家伙完全入后觉象是被的小手紧紧握住一样,有一种难以言传的舒服和刺激。我慢慢地开始抽送,先只是轻抽浅送,温而缓慢,等她的直肠已经慢慢适应了我的家伙后,我逐渐地加快了速度。刘嫂的眼里竟然也能分泌出一种效果极佳的水,这可能就是俗称的大肠油吧,我既粗且长的家伙在她紧窄而腻的眼中竟然也能进出自如。我双手从她的腋下过去,一面把玩着她的子,一面使劲地干着她的眼。刘嫂似乎也从中体会到了快,她不再挣扎,一面着一面把向后顶,迎合着我的抽送。在她的眼里我足足干了10分锺后,终于控制不住地一泻入注,把磙的全部进了她的直肠深处。发玩后,我意犹未盡地点上了一根香烟,坐在刘嫂的旁边抽了起来。刘嫂这时似乎才从刚才的快中回到了现实里,她抽泣着擦着眼泪,哭着说:“你別伤害我,我答应不告发你,我只是想回家。”我笑了笑,说:“好吧,一会儿我送你到车站。”等两根香烟抽完,我的家伙渐渐又恢复了生气,于是再度压在了刘嫂的上。刘嫂的门中还残留着我先前出的,这倒是成了最好的剂,我第二次入了她的眼,勐烈地抽送起来。从刚才用过的背后,我又来了一招老汉推车,把她的双脚架在肩膀上,这样不但可以干她的眼,而且还能闻到她的臭袜子。由于才过不久,这一次我足足在她的眼里干了30多分锺。真是从沒有这麽爽过,后来还把她的一双臭袜子下来塞在口袋里,算是留下个纪念。等我们走出笑碉堡时,天色已经全部黑了下来,回到刚才的小镇上已经时晚上8 点多了。这是一个甯静的小镇,天一黑街道上难得看到一个行人。我请她在一家还未关门的小店里饱餐了一顿,然后带她到公路旁等长途车。我知道当天晚上有一班长途汽车可以去她们那里,要差不多晚上10点左右才能路过这里。我陪她在路边的田埂上坐了下来,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着,刘嫂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沒有,和刚才还了她两次的我唠起了家常。看看时间还早,我又把她拉到了一边的小树林里,让她扶着小树弯腰站着,我站在后面褪下她的子,在她的道和眼里轮流地发。由于她是站着的,双腿并的很紧,使道也紧凑了一点,但是毕竟沒有干眼来的舒服刺激,在她的道里我快速地抽送了数百下之后,头一擡,又入了她的门中。刘嫂的个子和我差不多高,而她所站的地方又是一个小土堆,我每次都要踮起脚尖才能全部进去。我拍了拍她的背,示意她把低一点。刘嫂还真听话,弯曲着膝盖就着我的向后顶着,看来她是喜欢上了。过了一会儿,双方都觉得这样搞很累,于是她又把包袱放在地上,跪在上面,我站在她的后自上而下,使劲地着她的眼。我发现刘嫂是一个非常喜欢暴力的人,每当我用力地抽送时,她总是很兴奋地也用力向后顶着,而一旦我慢了下来,她又会扭着着示意我快点。真是一个欠的女人。在荒郊野外里搞女人我是第一次,刚才毕竟是在一个小碉堡里,而这一次只是在一个小树林里,不远处就是公路,不时地有一辆又一辆的车驶过,车灯一闪一闪地照过小树林,把我们两人的影子不时地映在地面上,这可真是刺激。后来在我强烈的要求下,刘嫂被迫让我在她嘴里了。其实她倒并不是不喜欢这样,而是嫌我的家伙刚从她的眼里拔出来,多少有些髒。不过最后她还是把我的一滴不剩地了下去。乘着刚完的家伙还有一些硬度,我又进她的眼里,来回抽送了数十下,直到家伙变才依依不舍地拔了出来。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夜书阁 » 【十堰日报】被强奸和鸡奸的村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