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陈纵横秋伊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】『幸福的路上 第二章』【来吧综合】

『幸福的路上

  吴家饭店的生意越来越好,江雪琴跟刘宇每天都忙得不可开,但是之前留下的习惯两人一直保持着,吃完晚饭后,便会一起出去散散步,吹吹晚风,这几乎成了江雪琴每天最开心的时刻。

  而去了老区半个多月的吴福也回来了,在跟江雪琴道歉后,过了差不多一周时间,江雪琴才消了气,跟吴福重归于好。

  这让努力了一个多月的刘宇暗地里恨的咬牙切齿,但是他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去,他知道这件事急不来,只能慢慢努力。

  等到了10月下旬的时候,吴志辉因为每天上完晚自习后,回家都还要再自习一段时间。

  虽然跟儿子还是有一份隔阂,但是江雪琴终究还是心痛儿子,往往回家后便先去厨房里给儿子煮一份夜宵,偶尔刘宇饿了也会帮刘宇煮一份。

  至于江雪琴她自己,因为这一个月里,刘宇每天都会夸她的材保持的很好,于是潜移默化之下,江雪琴也开始对自己的子更加注意,夜宵这种容易让人发胖的东西她更是碰都不碰。

  而被吴福回家后跟江雪琴和好打断了计划的刘宇,因为暂时没有什么机会,所以也将视线转移到了吴志辉上,每天晚上都会跟吴志辉聊上一会。

  因为上次母子吵架,刘宇好心帮自己拦下母亲的举,吴志辉对这个便宜表哥还是有一定的好的,所以在刘宇有心的接触下,两人也渐渐的熟悉了一些,加上刘宇刻意的迎合,吴志辉像是找到了知音一般,每天都会有点期这个表哥跟自己聊聊天。

  就好像今天晚上他们三人回来后,吴福先去洗澡,江雪琴便去给他们两个煮宵夜的时候。

  吴志辉便走出房间,向着正准备打开电视机的刘宇招手道:「表哥表哥,快过来。」

  刘宇听见吴志辉的声音,心里暗笑一声,将遥控器放下,走了过去。

  「怎么了?小辉。」

  「再给我说说表哥你这些年的事呗。」

  「你不复习功课了?」

  刘宇进了吴志辉的房间后,坐在床上,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吴志辉。

  「没事,其实也已经复习的差不多了,表哥,快说说,你出来社会后都见到了什么。」

  「呵呵,那有什么,无非就是人冷暖这些事,也幸好的是因为我妈对我的严格,让我认真学习多读了一点数。」

  说到这里,刘宇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「所以啊,小辉你可要把握机会,好好学习,将来才能出人头地。」

  「那是,我肯定得努力学习的,再难我也要学下去。」吴志辉不禁着拳头,气势磅礴的说道。

  「小辉将来一定是国家的顶梁柱,小姨一定会以你为荣的!」

  「哈哈,那是,我读书这么厉害,一定会的!」听见刘宇的夸奖,吴志辉不禁有些得意的自夸道。

  端着宵夜出来的江雪琴看见这一幕,不禁有些,她知道,外甥刘宇是为了缓和她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在努力着,想到刘宇每天都尽心尽力的帮着自己,还天天逗自己开心,现在又为了自己而去跟儿子去搞好关系,不禁对刘宇充了激。

  「可以吃了,小辉小宇吃完早点休息吧,不早了。」

  江雪琴端着两碗面条走了进来,对着两兄弟的说道。

  「嗯,谢谢小姨!真香,小姨的手艺真好!」

  刘宇接过江雪琴手上的碗,马上了一口边嚼边夸道。

  「慢点慢点,小心着了。」

  见刘宇吃的这么急,江雪琴不禁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  「谢谢妈……」

  吴志辉接过后,低声谢了一句,便低着头缓缓的吃着。

  「吃了早点睡吧。」

  因为母子俩之间还有一丝隔阂,所以两个人都有点不自在,淡淡的说了一句后,江雪琴便转离开了。

  兄弟俩吃完面后,接着聊了一会,直到洗完澡出来的江雪琴又过来喊了一声,刘宇才端着碗筷离开吴志辉的房间,去厨房洗完了碗筷,才回房间拿衣服去洗澡了。

  「小辉,睡觉吧,明天再看吧。」

  江雪琴心有点复杂的站在儿子的房门口。

  「嗯……妈你也早点休息。」

  吴志辉看了一眼江雪琴,紧接着就移开了视线。

  「嗯……」江雪琴答应一声,也转离开回房了。

  直到江雪琴的影消失,吴志辉才抬起头,神色复杂的将门关上。

  江雪琴回到房间时,丈夫吴福已经躺在了床上,见到江雪琴不禁有点讨好的喊了一声:「老婆。」

  虽然夫妻俩已经和好,但是江雪琴平时还是没有好脸色给吴福,这会听见吴福突然喊了一声仿佛很久没有听过的称呼,也只是愣了一下,便说道:「睡觉吧,我累了。」

  吴福也知道,妻子江雪琴每天确实忙的焦头烂额,于是听见妻子这么说,便连连点头道:「对对对,老婆今天累了一天,快睡觉吧。」

  江雪琴上了床,背对着吴福躺下,没一会,就觉到吴福的咸猪手上了自己的腰,挣扎了几下没挣后,骂了一句「烦人」,便也不在管吴福,闭上双眼。

  吴福也没有别的心思,只是想抱着这个娇艳滴的妻子,所以双手抱着江雪琴后,嘿嘿的笑了一声,也闭上了眼睛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刘宇跟江雪琴依旧每日忙的不可开,虽然现在吴福也有帮忙,不过大部分的,依旧是落到了姨甥两人头上。

  而吴福回来后,江雪琴跟刘宇依旧会每天吃完晚饭去散步,但是却再也没亲切的牵着手。

  这让刘宇暗地里将吴福骂了个遍。

  晚上打烊后,江雪琴开着车,吴福坐在副驾驶座位上,刘宇坐在江雪琴后面,仿佛回到了刚来的第一天晚上,车里的气氛依旧显得很沉闷。

  回到家后,刘宇依旧特意去接触下便宜表弟,然后在江雪琴的声音中去洗澡。

  就这样,时间来到了周末。

  这一天江雪琴起的很早,昨晚睡觉前她想了想,好像自刘宇来了后,自己还没有带他去逛过街,每天都是让刘宇跟着自己忙碌,于是她决定明天带刘宇去逛逛街,顺便再买几套衣服给刘宇。

  洗漱后,江雪琴打了一个呵欠开始准备着早餐。

  儿子吴志辉早在7点多就已经出门了,因为现在生意越来越好,所以一般况下,江雪琴都是给儿子一点钱,让儿子自己买早餐吃。

  刘宇习惯的八点起床,一健壮的肌被一件白色的T恤遮挡着,打开门径直往卫生间里走去。

  「咦,小姨早上好,今天怎么这么早起来了?」

  走到卫生间门口,刘宇突然发现往日一般9点后才起床的小姨竟然起来了,不禁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
  「呵呵,小宇早。小姨想着,你来了这么久,还没带你出去逛逛,所以今天特意早起了一点,你赶紧洗漱吧,早餐马上好了。」

  「逛街的事不急的,小姨你天天这么累,应该多睡一会才好。」

  「好了好了,小姨知道小宇你懂事,快去洗漱吧!」

  江雪琴将煮好的面条端了出来,放在桌上,将刘宇推进了洗手间里。

  一会后,姨甥俩吃完早餐,便一起出门了,至于丈夫,江雪琴昨晚就跟他说过了,让他今天在店里顶一会,自己带刘宇去买两件衣服。

  江雪琴带着刘宇开着车来到了H市有名的时代广场,两人下车后,刘宇实在牵住江雪琴的手,发现江雪琴并没有挣自己手的意思,不禁有些暗喜。

  江雪琴确实没有在意,毕竟之前散步的时候,两人并没有少牵手,而且她也有点习惯了刘宇牵着自己手的觉。

  「走吧,小姨带你去看看,有喜欢的就买下来!」

  江雪琴反客为主的拉住刘宇的手臂,向着前面的衣店走去。

  「欢迎光临!」

  因为是一家品牌店,所以江雪琴带着刘宇进去的时候,才有服务员朝着他们打招呼。

  「你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吗?」

  一个穿着一便装的青涩女孩,羞涩的看了一眼充光的刘宇,有些害羞的说道。

  「不用了,我自己挑就好。」

  江雪琴挥挥手,示意女孩不用管她们。

  「小宇,过来看看这件。」

  江雪琴四处看了看,突然拉着刘宇走到另一边,指着挂在衣架上的灰色T恤说道。

  「挺不错的,小宇,去试试吧?」

  「好,小姨你等我一会。」

  刘宇并没有推,取下衣服就往试衣间走去。

  不一会,换上新衣的刘宇站在江雪琴的面前,两手向两边展开,任江雪琴打量着。

  「真合适,小宇觉怎么样?」

  「小姨的眼光真好,这件挺好的。」

  「好,小妹,过来把这件包起来。小宇,小姨再帮你挑两件。」

  等刘宇换下后,江雪琴把这件灰色的T恤塞给了刚刚的女孩,拉着刘宇继续看着店里的衣服。

 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江雪琴仿佛上瘾了一般,给刘宇挑了三套衣服后,才在刘宇的阻拦下停下,只是脸上还带着一意犹未尽的意思,仿佛在责怪刘宇破坏了她的兴致。

  「小姨,真的够了,买太多也穿不了啊。」

  刘宇苦口婆心的劝着还有点闷闷不乐的江雪琴,一边拉着江雪琴走出了这家店。

  「行吧,就先穿着这三套吧,下次小姨再带你买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再逛逛吧,时间还早,难得带你出来一次。」

  逛街是每个女人的天,那怕江雪琴已经30多岁,依旧逃不过这条真理,从衣店里出来后,便拉着刘宇四处走走停停随意的逛着。

  走了一会后,刘宇突然停下脚步说道:「小姨,我去上个厕所,你等我一下。」

  「嗯,东西给我吧,知道厕所在那嘛?要不要小姨带你去?」

  「不用了,我刚刚有看见,小姨你在这等我一下,我马上回来。」

  「不着急,小心点。」江雪琴对着刘宇的背影喊道。

  几分钟后,去上厕所的刘宇手上拿着一个美的袋子走了回来。

  「这是买了什么啊?小宇。」

  江雪琴有些好奇的看着刘宇手中的袋子,心里暗道:看上去倒是有点像用来装衣服的。

  「呵呵,小姨,这是我送你的礼物。先别忙着拒绝,听我说。」

  刘宇见江雪琴的表和摆手的作,就知道她要拒绝自己的礼物,于是马上打断了江雪琴还未说出口的话,接着说道:「小姨你今天给我买了衣服,一呢,我也想回敬一下小姨你给我买衣服。二呢,也是谢谢小姨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好。所以小姨,你一定要收下这份礼物。」

  看着刘宇一幅你不要,我也不要小姨你送的衣服的模样,江雪琴有些,又有些好笑的说道:「小姨要,这是小宇送给小姨的第一件礼物呢,小姨怎么会不要。」

  接过刘宇手上的袋子,江雪琴打开一看,看款式是一件连衣裙,颜色偏白,不会让人觉太过鲜艳,了布料,的触代表着这件连衣裙并不便宜,将连衣裙提起随便看了看,上面除了一些纹外,并没有太多复杂的图案,江雪琴点点头,心里暗道:小宇的眼光倒是不错,这还没穿自己挺喜欢的,那就收下吧!

  「谢谢小宇呢,小姨会好好惜这件衣服的。」

  江雪琴将袋子合上,脸上出甜甜的笑容,除了因为这件衣服自己很喜欢外,更多的是因为,她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礼物了。

  丈夫吴福不说很少给自己送东西,即使送了,往往也是不合她心意的东西,只是碍于丈夫的面子,她也不好明说。

  「喜欢就好,嘿嘿,没事的,穿坏了重新再买一件就好。还有啊,小姨老是说一家人不用谢,结果我们俩还是一直谢来谢去的。」

  「咯咯,好了好了,小姨错了。继续逛一会吧?难得出来一次。」

  江雪琴掩嘴娇笑一声,拉着刘宇继续在街上逛着。

  刘宇自然巴不得一天24小时腻在江雪琴边,听见江雪琴还想再逛一会,于是也笑着同意了。

  姨甥俩没有再买什么,江雪琴是享受逛街的乐趣,而刘宇享受的则是能跟心的女人在一起的觉,那怕只是陪着她逛街,刘宇也很开心。

  快11点的时候,江雪琴才想起饭店马上就要开始营业了,于是匆匆忙忙的带着拎着小包大包的刘宇,赶回停车场。

  在江雪琴「怎么就11点了」的抱怨声中,车子向着饭店开去,路上刘宇时不时说个笑话,把江雪琴逗的娇笑不止。

  回到店里,丈夫吴福倒是没有说什么,他也知道刘宇这个外甥这段时间,着实在店里帮了很多忙,妻子想买几件衣服谢一下他,他自然没有什么意见。

  因为今天是周末,饭店里的生意比起平常更是要火爆,江雪琴跟刘宇还有几个服务员都没停过,一会被叫到这里,一会被叫到那里,偶尔还要上一次楼。

  丈夫吴福则是负责收钱,江雪琴也没指望丈夫能帮多大的忙,能帮忙收钱她就很足了。

  忙碌了一天后,等晚上打烊,已经差不多10点半了,三人都累的不想说话,回到家里时还喘着粗气。

  「小宇,你先去洗澡吧,我喘会气先。」

  气喘吁吁的吴福坐在沙发上,说话的声音显得有点有气无力。

  「对,小宇你先去洗澡吧,我给你煮个宵夜。」

  江雪琴即使再累,也不忘要给外甥煮个宵夜,怕他饿着。

  「不用了,小姨,你今天也累了,再说一会要吵醒小辉了。」刘宇边说边回房间,拿了一套衣服后便去洗澡了。

  「这孩子,真是懂事。」江雪琴对着瘫在沙发上的吴福欣的说道。

  「嗯,小宇确实挺不错的。」

  吴福自从老区回来后,整个人也变了一点,现在的他已经很少出去喝酒打牌了,所以江雪琴对他的态度也好了许多。

  不一会,洗完澡出来的刘宇跟江雪琴和吴福打了一声招呼,便回了房间,今天的他确实也累了,累的连偷窥小姨曼妙的子都忘了,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便呼呼大睡。

  等夫妻俩都洗完澡,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1点多,江雪琴拿出刘宇送给她的衣服,试着穿在上,站在镜子前左看一下右看一下,竟然发现这件连衣裙意外的合,穿在上也很舒服。

  江雪琴又怎么会知道,这个聪明懂事的外甥早就已经不知道多少次过她的衣物,连杯多大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  「这件裙子挺好看的啊,自己买的?」

  吴福被穿着这件白色连衣裙的江雪琴惊艳到了,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当年那个连牵牵小手,都会脸红半天的女孩。

  「小宇送的,这孩子,真的太懂事了,又肯吃苦,堂姐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。」

  江雪琴叹的说了一句,接着又有点担忧的说:「小辉这方面就不如小宇了,虽然小辉现在的成绩很好,但是我有点怕他会成了书呆子。」

  「瞎说什么呢,儿子现在还小,长大了肯定不会比刘宇差。」

  吴福一瞪眼,儿子的成绩是他最得意的一件事,即使是妻子,也不能说儿子一句不是。

  「我就是说说,真是的。」

  见吴福有点上纲上线,江雪琴马上打断了吴福还想说下去的念头,继续在镜子前看着上的白色连衣裙。越看,江雪琴就越开心,这件裙子她真的是太喜欢了!

  「嘿嘿,老婆,你看,咱俩都好久没那啥了。」

  吴福也看的有点眼热,从床上爬下来,走到江雪琴后抱住自己美丽的妻子,一双大手上了江雪琴高耸的部。

  「唔……你讨厌,你现在行了吗?」

  江雪琴被吴福这么一,子了一半,靠在吴福的上娇了一声。

  「嘿嘿……试试才知道嘛,来吧,好老婆。」

  吴福觉胯下有点发热,心急火燎的把江雪琴压在了床上,将江雪琴上穿着的连衣裙从肩膀上拉下,出被紫色文包裹着的房。

  「好老婆,你真美!」

  将文推到江雪琴玉的上方,出那即使是躺着,也显得很挺拔的两颗房,吴福赞美了一句,便将头埋了进去,张开大嘴啃咬着这对玉。

  「唔……你轻点……唔……」

  江雪琴拍了一下吴福,见吴福不管不顾的样子,便也不在抵抗,微闭着眼眸,任吴福在她的玉上把玩。

  其实江雪琴也很想要的,毕竟女人30如虎,40如狼,只是因为丈夫的隐疾,她也只能苦苦忍着。

  吴福在江雪琴的玉上啃咬了一会,便移开了头,心急火燎的下睡,出那根绵绵的,差点怼到江雪琴的脸上,急促的喊道:「老婆,快帮帮我,我好像有觉了。」

  江雪琴听见吴福的话,白了他一眼,出自己的手抓住丈夫绵绵的,轻轻的用手着,撸着。

  无奈的是,江雪琴了几分钟,吴福的还是不见起色,依旧耸拉在胯下。

  「老婆,用你的嘴帮帮我。」

  见丈夫已经急的冒汗了,江雪琴也明白这种事对男人的打击很大,于是便轻启朱,将吴福的含进嘴里,用她的小香舌在头上挑逗着。

  「对,就是这样,老婆加油,我快有觉了!」

  上传来热热的觉让吴福以为只差一点,自己就可以重新做一个男人,于是心激的他连连给妻子加油。

  10分钟过去了,20分钟过去了,江雪琴吐出了依旧绵绵不足5公分长的,抱怨道:「老公你别急,这种事越急越不行,休息一下吧,我嘴也有点酸了。」

  「我觉都来了,快继续,这次一定行了!」

  吴福这会或许已经有点魔怔了,也不管江雪琴的受,按着江雪琴的螓首,挺着绵绵的就要重新怼进江雪琴的小嘴里。

  「唔唔……」江雪琴呜呜一声,被迫的张开嘴,将丈夫的重新含了进去,抬头瞪了一眼吴福,怕伤了他的自尊心,于是也不在抵抗,专心的用小嘴侍候着丈夫的。

  无奈的是,10分钟过去后,江雪琴将吴福依旧绵绵的吐了出来,有点哀求的说道:「老公,休息一下再继续好不好,嘴真的酸了。」

  吴福低头看着自己胯下的那根,那种热热的觉已经没了,愣了一小会后,突然暴怒道:「我刚刚都有觉了,要不是你突然停下,这会肯定已经硬了!」

  「老公你消消气,平复一下心态,肯定能行的。」

  江雪琴虽然有点委屈,但是依旧安着自己的丈夫。

  「不试了!都怪你这婆娘一点用没有,睡觉!」

  妻子的眼神让吴福有点恼羞成怒,将责任推到了江雪琴的上,骂了一句江雪琴后,也不管她的受,拉过被子就躺在了床上。

  江雪琴张张嘴,眼泪禁不住的流了下来,自己明明都这么努力的帮他了,结果还被埋怨了一顿,将事怪到了自己头上。

  又委屈又生气的江雪琴也不管丈夫了,下外甥送她的连衣裙叠好,换了一睡衣背对着吴福躺在床上,夫妻俩都没有睡着,但是谁都没有再说话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夫妻俩的关系又再度降到了冰点,几乎到了谁也不理谁的状态,而吴福觉这样的气氛太过压抑,于是又一次的回了老区。

  吴志辉这两天倒是没有注意到父母之间的关系,父亲回老区时,他也是心不在焉的叮嘱几句,便沉浸在他的小世界里。

  前几天的时候,他去书店里买书,偶然之下接触到了一些描写很骨的书籍,把正处在血气方刚年龄的他看的面红耳赤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在书店里买下了几本黄色小说后,每天放学后的时间就成了他最期的时间,连这段时间关系变得越来越融洽的表哥都没怎么搭理,吃了饭就躲在房间里看着这些让他大开眼界的知识。

  也幸亏江雪琴夫妇每天都忙着打理饭店,所以他才有充足的时间去观看。

  但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鞋的道理呢,就在今天,吴志辉躲在房间里看黄色小说的时候,被因为今天生意不好而提前回来的江雪琴和刘宇给抓了个正着。

  当晚,江雪琴带着刘宇回到家里,见儿子竟然罕见的关上了门,江雪琴不禁有点担心儿子是不是体不舒服,于是便走了过去。

  或许是因为吴志辉看的太过专注,连开门声都没听见,直到江雪琴站在他后,脸色铁青的看着他时,他才觉背后好像有点凉凉的。

  于是,吴志辉漫不经心的转头一看,吓得他差点将手里的书都给丢了出去。

  「妈……妈……你回来了啊……」

  惊慌失措的吴志辉急忙把手里的书合上,紧张的看着江雪琴。

  「你不好好复习,整天看些什么鬼!拿来!」

  江雪琴刚刚可是看见了,儿子手上这本书,可是有一张尺度很大的图片,看的她都忍不住脸红。

  声音之大,吓得吴志辉体都抖了一下,哭丧着脸解释道:「我就是看的武侠小说……这不……学习累了放松一下吗?」

  坐在客厅里喝水的刘宇也听见了江雪琴的呵斥声,急忙放下杯子走了进来:「怎么了这是,小姨消消气,别气着了体。」

  江雪琴一双杏眼瞪着自己的儿子,寒声说道:「我以为你生病了,结果没想到你竟然在看这种秽的东西,吴志辉,你太让我失望了!」

  刘宇看了看,手将桌上合着的这本金瓶梅拿在手上,看见书名时,刘宇浓的眉毛下意识的挑了挑,这本书不用打开,他也知道里面是什么。

  随便翻了翻,刘宇对着还一脸失望,怒容的江雪琴说道:「小姨,别生气了,这本书就是一本武侠小说,只不过有些地方比较骨,小辉年纪小,可能是被这比较新颖的内容吸引了,没那么严重哈。」

  「对对对,妈,我没看秽的书,我买来的时候也不知道里面会……妈,我保证以后不看了,好好学习,靠个好的大学!」

  吴志辉朝刘宇递了一个激的眼神,急忙向着江雪琴做着保证。

  「真的?小宇,你可不许骗小姨。」

  因为这段时间刘宇的表现,充赢得了江雪琴的信任,所以江雪琴听见刘宇的话,不禁也有点怀疑自己是否有点小题大用了。

  「当然,我怎么会骗小姨你呢,不信你看?」

  刘宇说着就要将手上的书递过去,不过江雪琴没有接,而是嗔了一句刘宇:「我才不看。」

  接着又将头转会正站在她面前,不安的低着头的儿子,缓缓的说道:「小辉……刚刚是妈太激了……嗯,妈相信你,不会让妈失望的,以后小说还是少看点,要努力学习知道吗?」

  「妈,我会的,以后我一定以学习为主!」

  「嗯,饿不饿?妈给你煮个宵夜?」

  「不饿不饿,我晚饭吃的晚了一点,这会还饱着呢。」

  吴志辉摇摇头,他可不敢告诉自己母亲,自己忙着看小说,直到7点多肚子实在受不了,才下楼随便吃了一点。

  「嗯,那就好,那妈不打扰你复习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」

  江雪琴点点头,便转头对着刘宇说道:「小宇你饿吗?」

  「不饿不饿,小姨你先去洗澡吧,我一会再洗。」

  刘宇不舍得小姨忙了一天还专门为自己煮个夜宵,虽然他现在也确实不饿,于是摇摇头拒绝道。

  「嗯,那小姨就先去洗澡了。小辉,记住你答应妈妈的话哦。」

  「嗯!」

  吴志辉重重的点头应道,然后直到江雪琴出去后,他才激的对着刘宇说:「谢谢你,表哥,不然我可惨了。」

  「呵呵,客气什么,不碍事,那小辉你继续复习吧,表哥也不打扰你了。」

  刘宇失笑一声,将手上的金瓶梅重新放在桌子上,转也离开了吴志辉的房间。

  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让刘宇的心有些激,想再蹲在门口再一次欣赏小姨曼妙的子,又怕便宜表弟突然出来。

  纠结了一番,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,径直回了房间。

  想到吴志辉竟然希望上了看这些东西,刘宇在脑海中盘算了一会,嘴角划出了一抹微笑。

  隔天,刘宇上午跟江雪琴说了一声,称自己有点事要处理,让江雪琴先过去,自己忙完马上就赶过去帮忙。

  「要不小宇你就好好休息一天吧?你都两个月没休息过了。」

  江雪琴有点愧疚的看着刘宇,从刘宇到了自己家后,就没有休息过一天,天天跟着自己在饭店里帮忙。

  「不用了,我忙完就过去给小姨你帮忙,再说小姨你一个女人不也没有休息过嘛,我更是无所谓啦。」

  刘宇笑笑,如果不是因为昨晚的临时起意,他一点都不想放弃每天跟小姨独处的机会。

  「好吧,那你小心点,路上不用急。」

  江雪琴的说道,刘宇这两个月的表现店里的人都有目共睹,只要说起刘宇,纷纷都是举起大拇指夸赞老板娘的外甥真,真孝顺。

  「嗯,小姨你开车小心点,我先走了。」

  刘宇打了一声招呼,就出门了,下了楼,想了想,最终还是拦了一辆摩的,向着H市有名的小贩市场而去。

  半个小时后,刘宇提着一个袋子回到了家里,将袋子里的东西全倒在了桌上,赫然是一堆印着很秽图片的漫画,以及一些比起金瓶梅更加骨的黄色小说!

  「虽然不知道做能收获什么,不过……反正没什么损失。」

  刘宇喃喃自语将这些漫画和小说收好,然后就向着饭店里赶去。

  到了店里,已经陆陆续续的有来吃饭的人了,刘宇跟江雪琴打了一声招呼,便开始了忙碌的一天。

  晚饭后,刘宇照例跟江雪琴一起出来散步,说些贴心话,让江雪琴的心也变的不错,偶尔刘宇夸她美丽等等时,江雪琴表面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甜的,毕竟那个女人不喜欢被人夸呢。

  等到了晚上打烊后,姨甥俩回到家里,江雪琴去给兄弟俩煮宵夜,而刘宇则是偷偷的将白天买来的书拿了2给吴志辉。

  「表……表哥……这哪里来的?我去!太了!」

  吴志辉随便翻了一下,马上兴奋的囔囔着,这可比他从书店里淘来的,那些带点色描写的武侠小说要更劲爆的多。

  「小点声,别让你妈听见了,不然被你妈发现了咱俩都没好日子过。」

  刘宇转头看了一眼门外,发现没什么异样,才瞪了一眼吴志辉说道。

  「嘿嘿,激了点,谢谢表哥哈,你都不知道我去买这书有多尴尬。」

  吴志辉不好意思的笑笑,之前他去买那些小说的时候,那个胖老板娘看他的眼神,差点没让吴志辉挖个洞把自己埋了。

  「不用谢,不过小辉,表哥虽然给你买了这些书,但是你也不能过度沉迷这些东西,学习也要跟上,知道吗?」

  刘宇虽然买书给吴志辉的初衷有点不怀好意,但是也不希望因为自己,而让这个成绩优秀的表弟从此荒废了学业。

  「嗯,表哥你放心吧,我一定不会忘记学习才是最重要的。」吴志辉重重的点点头,郑重的承诺道。

  「你知道就好,赶紧收起来吧,别让你妈发现了。」刘宇不放心的叮嘱一句,话音刚落,门外就传来江雪琴的声音。

  「面好了,你们两个快出来吃吧。」

  吴志辉手忙脚乱的将书藏在最下面的柜子里,同时有点慌张的应道:「来了。」

  刘宇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吴志辉,让他不要紧张,同时也应道:「来了,小姨。」

  一分钟后,兄弟俩都带着笑意出来,端起桌上的面条就吃。

  「慢点吃,我先去洗澡了。」

  江雪琴说了一句,便回房间拿了睡衣去洗澡了。

  留下刘宇和吴志辉,一边吃着面条,一边颇有默契的对视几眼,不约而同的笑了笑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刘宇每天便会拿几本之前买好的小说和漫画给吴志辉,让吴志辉对这个表哥激的要死,每天都期着刘宇拿些新货给他。

  这些漫画里女的器官和小说里那些言秽语,都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,让他渐渐的将更多的时间在了小说和漫画上面。

  经过这两个月的时间,刘宇已经充分的了解饭店里的运转,大大小小的事都让刘宇打理的不比江雪琴差多少。

  这让江雪琴轻松了不少的同时,也对这个外甥更加激。

  「服务员,叫你们老板娘过来!」

  突然一声吆喝,将正把视线放在刘宇上的江雪琴惊醒,她随着声音看去,看见这个人时,不禁有些头疼,每次这个人来了,都要逼着自己喝点酒什么的,把她烦的要死。

  这个吆喝的人叫刘胖子,因为发了一些小财,便经常的会请人吃饭应酬什么的。一次来这里吃饭的时候,偶然间看见江雪琴,便被江雪琴那不经意间展的风给迷住了。

  从此,刘胖子就经常来这里吃饭,渐渐的也跟这个风韵犹存的老板娘熟悉起来,知道这个老板娘已经结婚时,他还有些失望。

  不过,等他知道江雪琴的老公经常会离开这里,去打理另外一家店后,刘胖子就经常趁着吴福不在店里,调戏调戏这个美艳的妇人。

  今天,刘胖子请客吃饭,观察了一会后,发现没有看见吴福的影子,便又如同往常一样,想接机调戏一下这个美妇,虽然不至于手脚,但是灌这个老板娘喝点酒也是不错的,特别是这美妇喝了酒后,脸上那团红晕,经常让他心的不行。

  「哎呀,刘老板怎么了?是菜不合口味吗?」

  江雪琴虽然讨厌这个胖子,但是自己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,只能上前赔着笑脸说道。

  「老板娘啊,你这可有点不厚道啊,我老刘来了这么久,你都没过来打个招呼,你说是不是该罚一杯?」

  见江雪琴过来了,刘胖子马上向她发难,同时拿过一个干净的杯子,倒了一杯的白酒,举着白酒向江雪琴示意。

  江雪琴为难的看着刘胖子手中的白酒,她没想到这刘胖子越来越过分。之前还只是啤酒,她喝上一两杯还没什么,但是现在竟然换白酒了,要知道,她可是从来不喝白酒的啊。

  「这……刘老板,小妹我这也不会喝白酒啊,要不这样,我换啤的,然后再送你半打……」

  江雪琴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刘胖子霸道的打断:「老板娘,你这可是不给我面子啊,我这好歹也是你的老客户了,不说天天,但是也隔三差五的就来照顾你的生意不是?你这点面子都不给我,不是诚心让我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?」

  陪同刘胖子前来吃饭的两个男人也不断起哄:「就是啊,老板娘你这可有点不给刘哥面子了。」

  「喝点没事的,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喝的嘛,喝个一回两回不就会了。」

  面对咄咄逼人的三人,江雪琴有点为难的站在原地,刘胖子手中的白酒在她眼里就如同一杯药,正对着她张牙舞爪。

  「我来吧,刘老板不好意思,我小姨是真的喝不了白酒。」

  旁边突然闪出一个男人,正是早在刘胖子吆喝声中,就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刘宇。

  见江雪琴被他们三人为难着,刘宇当仁不让的挺而出。说话的同时,接过刘胖子手中一杯的白酒,直接喝的一干二净。

  「小宇你……」江雪琴激的看着刘宇,同时有点担心的说道。

  「没事,小姨,有我在。」刘宇喝了一杯白酒,脸上有点发红,但是声音依旧铿锵有力。

  刘胖子突然被人打断,心里自然不舒服,一脸不爽沉的看着刘宇道:「哦?老板娘这是你的外甥?小伙子长的倒是挺壮的啊。」

  「刘老板不好意思,我这外甥有点不懂事,小宇,快跟刘老板道个歉。」

  江雪琴扯了扯刘宇的衣角,示意刘宇别冲。

  「呵呵,我可承受不起啊,要不这样,小伙子,这里还有差不多半瓶白酒,你喝了,这事就算完。」

  刘胖子拿去桌上放着的白酒,大约半瓶的分量,对着刘宇说道。

  江雪琴看着这大半瓶白酒,心里一急,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刘宇拦下:「小姨,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」

  话音落下,刘宇已经接过白酒,对着瓶子仰起头就咕噜咕噜的往下喝。

  江雪琴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刘宇宽厚的背部,同时紧张的说:「小宇慢点喝,慢点喝。」

  不一会,刘宇将空瓶子放在桌子上,脸通红呼吸急促的对着刘胖子说:「刘老板,我喝完了,嗝……」

  刘胖子倒也不是存心为难刘宇,本来想着这小子能喝多少是多少,面子回来了就行。

  没想到的是这小子竟然真的把半瓶子52度的白酒给干了,心里也有点佩服这小子的胆量,于是刘胖子哈哈大笑道:「哈哈,可以,老板娘,你这外甥真的不错,老刘我今天失礼了。」

  说完后,又冲着不远处的服务员大喊一声:「服务员,再给我上一瓶白酒!」

  虽然刘胖子这么说,但是江雪琴可没有半分谢他,强颜欢笑的笑了一声,就扶着走路已经有点飘的刘宇回到了前台。

  不过见刘宇已经出了醉态,江雪琴又叫了个服务员过来,让她注意一下店里,自己扶刘宇去饭店后面的宿舍让他睡一会。

  服务员也颇为佩服刘宇刚刚的壮举,闻言便拍着脯保证道:「老板娘你放心吧,我会看好店里的。」说完后,这个女服务员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:「要不我扶宇哥上去吧?」

  平时刘宇在店里开朗热的一面,让几个在店里打工的小女生对刘宇都有点小心思,这会有了机会,这个服务员就起了一点小心思,要是扶宇哥上去后,自己宇哥,再亲亲宇哥的脸,那多美啊。

  江雪琴闻言有点好笑的说道:「你宇哥你可扶不,就这样吧,看好店里,我一会就回来。」

  江雪琴倒是不知道小女生心里在想什么,只是单纯的不放心把刘宇给别人,于是拒绝了这个服务员,慢慢的将比她高一个头的刘宇扶到了饭店后面的宿舍里。

  依旧是上次两人临时住了一晚的房间,江雪琴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将刘宇放在床上,再帮刘宇了鞋,让他整个人躺在床上,才松了一口气,坐在床上喘着气。

  也就是刘宇还残留一点意识,不然江雪琴还真没办法将刘宇一个壮小伙弄上3楼来。

  休息了几分钟,江雪琴觉呼吸顺畅了点,便去接了一杯水,放在床头柜上,看了一眼脸通红的刘宇,不禁有点心疼又激的喃喃细语:「小宇……好好睡一觉吧。」

  说完后江雪琴刚想起,手却被刘宇突然拉住了,江雪琴还以为刘宇醒了,转头一看,结果才发现刘宇只是转了一个。

  「这孩子。」

  江雪琴失笑一声,将被子给刘宇盖好,11月的天气已经开始凉了,再加上喝了酒,万一受到风了怎么办。

  「我是一个男人……男人……就要保护……保护女人……」

  耳边传来的话让江雪琴的手一顿,这有点霸道的声音让江雪琴突然有点泪目,看着刘宇还在咂巴咂巴嘴的说着:「我要保护……小姨……我是男人……」

  眼泪控制不住的滴下来,江雪琴捂住自己的嘴,这一刻,再优美的句子都形容不出她心里的那种觉,明明天气已经转凉了,但是心里却有一暖意不断的温暖着她的子。

  过于的江雪琴突然抹点眼泪,俯下子,在刘宇发红的额头上轻轻的了一下,用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:「谢谢你,小宇,小姨会一辈子对你好的!」

  了一下刘宇头上的短碎发,江雪琴起朝着门走去,那的娇躯还不时会耸着肩膀,表明了这个美妇此刻绪还很激。

  「小姨……我的女人……我要保护你……一辈子……小宇……你……不要离开……我……」

  或许觉到了心的人儿正在离去,侧着子躺在床上的刘宇一只手了,嘴里发出喃喃细语。

  江雪琴此刻也是因为心过于激,不然听见这个在她心里聪明懂事会做人的外甥,竟然对她抱有不轨的想法,江雪琴可能会被吓的跳起来。

  总之,江雪琴没有听见,她一手捂着嘴,怕自己会哭出声,一手不时的抹一下眼泪,直到帮刘宇关上门后,站在走廊上让凉风吹了会,才觉好了一点,把对外甥的谢藏在心里,重新回到饭店里忙碌去了。

  这一天过后,江雪琴对刘宇更好了,不提吃饭的时候经常会给刘宇菜,甚至还要帮刘宇介绍个对象。

  每当这时候,刘宇只能苦笑着拒绝了江雪琴的好意,摇着头说自己还年轻,想再打拼几年再考虑结婚这种事。

  见刘宇这么说了,江雪琴也只好作罢。

  「小宇,回家了,你在看什么?」

  这一天打烊后,因为今天饭店门口的车位不够,江雪琴只能将车停在了不远处的路口,于是便让刘宇锁好大门,她去把车开过来。

  等江雪琴开着那辆大众过来的时候,她发现刘宇竟然站在门口发着呆,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  「啊,哦,没什么,我在想有没有那里忘了关门什么的。」

  正在沉思的刘宇突然被江雪琴叫醒,不禁随口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。

  事实上刘宇正在想的是,他之前准备好的黄色漫画和小说,到昨天为止,就已经全部给了吴志辉,但是这段时间里,这些秽的书籍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收获,于是他不禁想着是不是该劝一下表弟,让他别太过沉迷这些东西了。

  「咯咯,小宇也有粗心的时候呀,不过你办事,小姨放心!走吧,回家吧。」江雪琴发出一声银铃一般的笑声,对着刘宇招手道。

  「嗯,那就走吧。」

  刘宇看着江雪琴的笑容,不禁在心里叹一声,小姨笑起来的模样真美。

  一路上,姨甥俩互相开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,很快便回到了家里。

  「小辉,你在厕所里吗?」回到家换了鞋的江雪琴看见厕所门关着,里面的灯又亮着,不禁问了一声。

  「啊……妈你回来啦,我在厕所里。」

  突然听见江雪琴的声音,厕所里的吴志辉有点紧张的想要擦干净提起子,但是突然又一便意传来,让他又蹲了回去。

  「哦,你怎么了?听你声音怪怪的。」听见儿子有点慌张的声音,江雪琴疑惑的问道。

  「没……没事,就是肚子不舒服。」

  「哦,那妈给你找点药,你一会出来记得吃啊。」

  「好……好的。」

  厕所里的吴志辉急得头大汗,想起又因为上不断传来的便意而不得不继续蹲着。想到要是母亲进了他房间的后果,他不禁暗自求着老天保佑。

  同时吴志辉也在心里将楼下的那间快餐店骂了个狗血淋头:「哎哟,肯定是这黑心的老板给我吃了不干净的东西,这可把我害死了!下次我再也不去这家店吃了!」

  江雪琴在客厅里找了找,发现没有止痛药后,于是便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,同时还低声嘀咕着:「怎么没有了呢,难道是在我房间里?」

  无聊坐在沙发上的刘宇自然也听见了母子俩的对话,他也在客厅里帮忙找了会,发现没有后只能耸耸肩,看着江雪琴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  很快,江雪琴就拿着一瓶止痛药走了出来,脸上还带着一丝喜色。

  要知道,现在可是晚上10点了,这个时候外面可没有药卖了,所以能在家里找到药,江雪琴自然是很开心的。

  「这孩子,怎么把房间弄的这么乱,也不知道收拾收拾。」

  经过儿子房间时,眼角不经意的看见了儿子房间里乱糟糟的,地上还散乱的放着一本书,手里拿着药的江雪琴不禁抱怨道。

  想着儿子还在厕所里,江雪琴便也不急着把药拿到客厅里,而是走进了儿子的房间,将药放在桌子上后,便把地上的书捡了起来。

  「这孩子,书都乱丢,一会得说说……」

  将书捡起来后,或许是因为女人的天就是好奇,江雪琴同样也是个女人,于是便顺手翻开了一页,印入她杏眼里的内容,直接让江雪琴嘴上的念叨戛然而止。

  看着这一页,上面一个一丝不挂的卡通人物,分开大腿一只手分开那女人家最私的部分,一只手放在那不规则的部上,再配上那几个让她念都不敢念出来的字,直接让江雪琴白净的脸迅速涨红。

  「这……这这这……」

  吴志辉觉肚子都拉空了,起时脚都有点了,洗完手出来看见的就是自己的母亲,江雪琴正站在他的房门口,一脸铁青的看着自己。

  吴志辉腿一,差点没站稳,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

  母子俩对视了几秒,吴志辉扛不住江雪琴那杀伤力太过强大的目光,低下头唯唯诺诺的说:「妈……你站那干嘛?」

  客厅里无聊的刘宇终于发现状况好像不对,他探头看了一眼,江雪琴脸上的冰冷的神态,脸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生气而涨红着。

  刘宇不敢吭声了,这样的小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。不过,他心里隐隐能猜测到,应该是他给吴志辉的书被发现了。

  「吴志辉,你上次是怎么跟我保证的?啊?这就是你的保证吗!」

  江雪琴语气冰冷,手里拿着刚刚那本地上捡起来,让她面红耳赤的漫画书。

  「妈……妈……你听我解释……」

  「呵,解释?行啊,你解释给我听听!」

  江雪琴怒极反笑,将手里的漫画书砸到了儿子的上,大声咆哮道:「说啊!哑巴了啊?不是要解释吗!」

  「我我我……」

  书砸在吴志辉上,让他颤抖了一下,嘴里张张合合的我了半天,最终还是低着头,闭上了嘴。

  「解释不了是吧?吴志辉!骗我是不是很得意啊?」

  眼看江雪琴举着手就要走到吴志辉面前,刘宇急忙起冲了过去,一把将暴怒中的江雪琴抱在怀里,心的人儿入怀的一瞬间让他的心有点漾,但是他知道这会不是时候,无瑕顾及江雪琴玉体带给他的觉,急切的说道:「小姨,你冷静点,冷静,不要冲。」

  「小宇你放开我,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!」

  江雪琴使劲的在刘宇的怀里挣扎着,双手胡乱的推搡着刘宇。

  「小姨,你冷静一下,打孩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别激啊?咱们慢慢说好不好?」

  怀里的美妇不挣扎还好,这一挣扎,刘宇就快乐并痛苦着,江雪琴前的两块不停的磨蹭着他的膛,让刘宇只觉那邪火直往头上冒。

  刘宇害怕自己会暴出丑态,强行咬了咬舌尖继续说道:「小姨,小姨,小宇求你听我一次好不好,咱不打孩子,慢慢说好不好?」

  或许是听见刘宇说了个求字,江雪琴的挣扎一顿,深吸了一口气,再吐出来的时候,让尽在咫尺的刘宇只觉这香气简直是他闻过的最好闻的味道。

  「放开我吧,小宇,我不打他了。」

  江雪琴的声音依旧冰冷,但是刘宇知道,小姨说了不打,那便不会再打,于是也放开了江雪琴那的娇躯,他也怕再抱一会,胯下那根二弟会忍不住跟江雪琴打个招呼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夜书阁 » 【陈纵横秋伊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】『幸福的路上 第二章』【来吧综合】